郜悦翔用一碗菌汤开成大饭店

“太好喝了!从没喝过这么美的汤!这菌哪来的?”间歇喘气的当口,郜悦翔的嘴里蹦出来由衷的赞美。这是1998年春节前,她回到大理鹤庆探亲,叔叔端上来一锅用当地野生菌熬成的菌汤,让她胃口大开。

叔叔笑着说:“咱们的土话叫猪拱菌,听说外国人叫它松露,很贵的,近几年有人来村里收购,一斤卖五六百元,平时我们都舍不得吃……”

郜悦翔7岁随父母到南宁,对老家的印象不深。鹤庆盛产各种野生菌,这次是她第一次品尝家乡的美味。在南宁,郜悦翔几乎把所有的特色美食吃个遍。家乡这种野生菌汤南宁没有,如果把它带到南宁去,该多好啊!

郜悦翔产生了开野生菌汤餐厅的念头。话一出口,父母断然反对:“有稳定的工作,做什么生意!”

郜悦翔是幼师,刚结婚,和丈夫都有“铁饭碗”,但薪水一般,“蜗居”在集资房里。很多混得好的同学朋友都已有车有房,郜悦翔觉得自己的生活根本不像父母想的那样“舒适”。

郜悦翔把想法跟大学毕业后在香港当医生的姐姐交流了一下。姐姐十分赞同,还从医学、食疗的角度提了许多独到见解,告诉她在欧洲及香港都对吃菌养生十分推崇。郜悦翔特别高兴,那时内地还没有普及互联网,在姐姐的帮助下,她查询了很多有关松露及野生菌汤的资料,发现松露是世界上最稀缺的食物之一,比黄金还贵重,一般只有在星级酒店才会卖!

香港之行让郜悦翔心血澎湃。她觉得自己的想法在南宁绝对是独一无二的,可从香港那些卖松露汤的高档酒楼来看,投资至少几百万元!南宁不能跟香港比,人家搞几百万的,我就搞个小的!1998年夏,郜悦翔辞掉教师工作,开始筹备餐厅事务。

郜悦翔找到了叔叔,希望他能帮忙做汤。叔叔连忙摆手:“我一个乡巴佬,怎么能到大城市做厨师呢?”仔细一想也有道理,叔叔做一做农家汤还行,当整个餐厅的汤厨恐怕很难胜任,万一搞砸了后悔都来不及。几经打探,郜悦翔在老家找到了一位大伯,其祖上是大理国的御厨,家族中一直流传有熬制美味菌汤的秘方,她便将大伯请到了南宁。

郜悦翔又联合一位朋友入股,1998年底在南宁市区双拥路成立了大理白族村野生菌餐厅,主打云南菌汤,这种菌汤用松露、牛肝菌、羊肚菌、鸡腿菌等30多种野生菌做原料,全部从大理运过来。然而,让她意想不到的是,虽然她打出了“南宁第一家野生菌汤”“尊贵人士养生首选汤”等广告语,但开业后顾客一直非常少。每天看着冷冷清清的餐厅,郜悦翔心急如焚。

周围的打击此起彼伏。家人责备:“叫你别冲动,你就是不信!你看看,大半年过去了,没一个月能盈利!过去当老师多好啊,每年还有寒暑假,现在一年忙到头都亏本!”同行嘲笑:“一个‘孩子王’想干餐饮,还搞什么高端养生菌汤,自不量力!”

培养消费习惯

整整两年,餐厅经营惨淡。怎么做才能让生意起死回生呢?郜悦翔仔细“反省”了过去两年的经营,发现几处硬伤:一,尽管她打出的广告是专业养生菌汤,但餐厅内的装修风格、服务等,都和普通餐厅一样;二,很多来过的顾客认为她的野生菌好吃不假,但是太贵了,一锅汤就要200多元,一般人吃不起,偶尔吃一两次,根本体会不到菌汤的功效;三,顾客对野生菌不了解,大多仅仅停留在蘑菇、木耳上。

换装修风格,打造缩小版的白族村景,把家乡的原始风光展现在客人面前——顾客一进餐厅,眼前立即呈现一幅郁郁葱葱、大树与一弯清水相映成趣的场景,溪水瀑布、假山盆栽似乎浑然天成,处处显示出田园山水般的风光。服务员身穿云南特色服装,穿梭其间,更让人仿佛置身大理……餐厅提供白族歌舞表演,顾客落座后,原汁原味的白族祝酒歌就唱响了,美丽的白族姑娘端着玫瑰糯米甜酒,载歌载舞和顾客对饮,气氛欢快热烈。

接着,郜悦翔进一步突出野生菌汤特色,价格竟比以前还稍微提高了些。员工们很纳闷:“顾客本来就嫌贵,提价不是更难经营了吗?”她却说:“我把这么大本钱搞装修为了什么?就是因为过去我们定位高,做出来的效果却通俗,现在